又是一年的“纖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時節。”因為愛情,才更加想祈禱人生不 要留下遺憾。因為愛情,才會有幾千年以來諸家“墨客”的頗多感言…。……王母娘娘你知道嗎?有人說:“暖一顆心需要很多年,心涼卻只要一瞬間。”相愛,不 是只在相思中續緣,更不是孤單的站在碧宵裏空念。我不懂你為何阻止兩個恩愛的人在一起,卻知道他們的分離與你有關。我不能理解你為什麼要棒打鴛鴦,卻知道 愛情來了,就應該一切隨緣。你是得道的仙,已經修煉很多年,難道不懂幸福與否,是要靠自身的全方位體驗?不要再去試圖拆散,他們生活得苦與樂,都不能成為 你淩駕權力的由源……
  
   "一道鵲橋橫渺渺,千聲玉佩過玲玲。別離還有經年客,年年並在此宵中。"……河漢徘徊淺,徐凝書恨篇。是誰在銀河岸邊,年年望眼欲穿?又是誰在心中,一 直默默癡念?誰是誰必過的情關?誰是誰的此生無悔牽絆?情關太遙遠,遠的需要跨躍銀河兩岸。愛太過奢望,奢望成每年的約會僅有一天。心中縱有千言萬語,一 時又怎能說得完?心思怎麼會不亂?心兒怎麼能甘?何時才能一起相伴到永遠?
  
  白居易曾經情不自禁的憂歎:“煙霄微月澹長空,銀漢 秋期萬古同。幾許歡情與離恨,悵望不如河鼓星。”有情人天各一方,無法相見。卻還是關心彼此,是否快樂安 然。埋怨過時光的腳步太慢,也恨過天庭的規矩太嚴。縱然不在彼此身邊,他(她)的平安卻成了你最大的心願。愛情是人生之中,另人心醉的精神加餐。為何有人 相愛的如此艱難,一段情,始於一片真心。一份愛,原於三生三世才能修來的緣。人與人之間,不是誰與誰都能並肩。倘若相遇,一定要相守合歡。
  
   "東飛烏鵲西飛燕。盈盈一水經年見。急雨洗香車。天回河漢斜。離愁千載上。相遠長相望。終不似人間。 回頭萬裏山。"陳師道的沉重,亦道出我的同感。相愛是為了抵達象徵幸福的彼岸,品味其中流露的各種痛苦與甘甜。而心與心之間的情感與精神的互換,才是真正 意義上愛的承擔。生活,原本就是在柴米油鹽中守護平淡。愛情,不能靠畫餅充饑來填補某些無法彌補的缺憾。銀河兩岸的不懈努力堅持,方見到遺留千年的峰回路 轉,才在歷史上有了這別具一格的一天,也使得天上人間,傳得沸沸揚揚、充滿神奇的七巧鵲橋仙……
  
  "雙星良夜,耕慵織懶,應被群 仙 相妒。娟娟月姊滿眉顰,更無奈、風姨吹雨。相逢草草,爭如休見,重攪別離心緒。新歡不抵舊愁多,倒添了、新愁歸去。"範成大的佳作,引領我的思潮浮想聯 翩。明知相見時隔很遠,期盼早已開始氾濫。儘管今天還未過完,相思卻又開始重現。又到離別時,又要說再見?“才解相思,又害相思”。時間負了空間, 時節的確有些局限。愛情的苦惱,不是不愛彼此,而是無法長廂廝守、兩兩相見。長天未見七夕去,星夜又逢相思雨。心兒太痛,卻又痛到有苦不能言。相思的淚 雨,難道只能揮灑在銀河裏面?誰會為他們代言?讓他們留在彼此身邊。誰能主持公平、公道的天上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