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當我經過高大的木棉樹時,都要駐足仰望那一樹驚豔的明媚,總會被她特有的靈氣和迷人的美麗所吸引。那茂密錯交的枝丫上密密層層的花朵毫不吝嗇在向人們展示她的灼灼熱情,在微風中搖曳的枝頭上的那一抹紅豔,如一個個在舞動著青春的紅裙少女,給人們帶來一份躍動咖啡粉囊的驚喜。偶爾,會有一些小鳥穿梭於繁花之間,這更給木棉花帶來一份詩意的浪漫與靈動。
  
  每一次,當我流連忘返在樹下時,總會看到幾個老太太拿著塑膠袋在樹下撿落花,聽她們說,木棉花是個寶貝,花瓣可以煲湯熬粥,花蒂可以泡茶降血糖,還說 木棉樹的皮和根都可以當藥用,具有清熱解毒,驅寒祛濕等功效。在老太太們的絮說中,我為木棉花樹的作用大為驚歎,忍不住撿起一朵剛剛掉落在我眼前的木棉花 細細端詳起來,只見五片碩大肥厚的紅色花 瓣包圍著一束綿密的黃色花蕊,層次分明收束於緊實的花托。我訝異於它從三十多米高的樹上落下來,卻沒有散掉一片花瓣。“啪”的一 聲,又一朵花落在不遠處,還是一樣的完整得漂亮。我想它離開樹的軀幹時是怎樣的一種決絕,像壯士斷腕般的決然;又像一個孩子長大後離開母親時的毅然轉身的告別;更像是一場嘔心瀝血後的沉重歎息!
  
  “媽媽快來,要不別人都撿完了。”一個稚聲稚氣的聲音打斷了我的凝神沉思。原來是鄰村的一個七歲的小女孩盈盈和她的媽媽一起來撿木棉花。她的沖咖啡媽媽看見我,微笑的向我頷首點點頭,算是打了招呼就自顧一邊去撿地上的花。
  
  今年已經七歲的盈盈,足足比同齡人矮了一個頭,臉色蒼白,身材瘦小,看起來就像一個只有四歲左右的孩子一樣。原來盈盈在出生六個月後,被檢查出患有重 型β地中海貧血,這種病是一種遺傳病,因為基因變異造成患者自身沒有造血功能,要治癒只能靠進行造血幹細胞移植,但這種手術存在著相當大的危險性且費用極 其昂貴,一般的家庭很難承受得起,只能每隔一段時間就去醫院輸血並使用除鐵劑來維持生命,但即便如此,長期輸血,鐵也會越來越多地沉積在肝脾等器官內,進而引起這些器官功能衰竭而導致患者死亡。因為病痛的折磨,所以盈盈比一般同齡人要文靜得多。
  
  “阿姨,你的花可以給我嗎?”盈盈不去幫她媽媽,卻盯上了我剛剛撿的幾朵。看著她仰著蒼白的小臉一臉期待的樣子,我實在不忍拒絕她,“好吧!但你跟阿姨說說你要花有什麼用好不好?”
  
  “我媽媽說我要多吃像這些花一樣紅的食物,我的臉色就咖啡粉囊會像花一樣的紅潤起來。”小女孩一臉天真的回答著我。